5月下旬,深圳第六次党代会和人大政协“两会”相继召开。根据惯例,党代会报告和当年政府工作报告将全面总结过去五年的成就和问题,确定未来五年的发展方向和目标,今次也不例外。揆诸以往,深圳五年发展规划通常会提出战略目标和量化目标。战略目标相当于未来发展方向或定位,量化目标则是一个指标体系,包括预期性和限制性指标。

  2012年底,习近平总书记视察深圳,提出“三个定位,两个率先”的发展方向,期望广东(深圳)成为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排头兵、深化改革开放的先行地、探索科学发展的实验区,率先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率先基本实现社会主义现代化;2014年底,新一届中央领导集体将治国理政的总体框架概括为“四个全面”,即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全面深化改革、全面依法治国、全面从严治党。“三个定位,两个率先”、“四个全面”因此成为深圳制定未来五年发展目标的主要依据。

  建成国际化创新型城市

  根据第六次党代会报告的表述,深圳未来五年的战略目标是“努力建成现代化国际化创新型城市”,体现为“两区三市”:努力建成更具改革开放引领作用的经济特区、更高水平的国家自主创新示范区;更具辐射力带动力的全国经济中心城市、更具竞争力影响力的国际化城市、更高质量的民生幸福城市。

  政府工作报告则着重强调要勇当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全面深化改革、全面依法治国、全面从严治党(“四个全面”)的排头兵。总体上看,党代会报告和政府工作报告从不同角度诠释了“现代化国际化创新型城市”的内涵和要素。可以肯定,“努力建成现代化国际化创新型城市”(以及“两区三市”和“四个全面”排头兵)将成为深圳编制经济社会发展“十三五”规划的指导思想。

  这一战略目标既是对以往发展方向和路径的延续和坚持,也是根据内外部环境变化和深圳实际对目标进行的微调和校准。在此之前,深圳“十一五”规划提出的战略目标是到2020年,建设亚太地区有重要影响的国际高科技城市、国际物流枢纽城市、国际金融贸易和会展中心、国际文化信息交流中心和国际旅游城市,用15年左右的时间把深圳建设成为重要的区域性国际化城市;“十二五”规划提出的战略目标是,率先建成国家创新型城市、民生幸福城市、国家低碳生态示范城市,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示范市和现代化国际化先进城市建设取得新进展。

  “十一五”规划的“区域性国际化城市”,调整为“十二五”规划的“现代化国际化先进城市”,又将调整为“十三五”规划的“现代化国际化创新型城市”。战略目标有所提升,发展方向趋于具体。与过去10年比较,今后五年的战略目标更加强调深圳在国家改革开放中的引领作用,以创新驱动发展的示范作用,经济辐射带动作用,民生改善提升的样板作用。这是深圳的自我期许,也是深圳对国家战略职责的自觉认知。

  2020年GDP目标2.6万亿

  量化目标是战略目标的支撑。如果说战略目标确定的是城市的核心功能,那么量化目标则是对核心功能的分解。量化目标中最重要的是生产总值和人均生产总值。前者决定城市经济功能的强弱,后者决定城市经济质量的高低。

  深圳提出的未来五年GDP总量目标是2.6万亿元左右,人均GDP是3.5万美元左右。根据这一目标倒推,2015年-2020年深圳名义GDP年均增速为8.4%。比较而言,这一增速不仅不高且略显保守。在中国经济进入新常态的2012年到2014年,深圳GDP的名义增速分别为12.6%、12.0%和10.4%,虽有所下降,但仍保持两位数增长,与之相应的GDP实际增长率分别为10.0%、10.5%和8.8%。与8.4%的GDP名义增速相应的GDP实际增速大约在6.4%左右,后者应该是未来5-10年中国经济的平均增速。而实际上,除非有重大影响事件发生,否则无论是名义GDP还是实质GDP,深圳的增速都不会低于全国平均值。

  回溯历史,深圳五年规划设定的量化目标历来稳健。“十一五”规划的GDP目标是2010年达到9000亿元,2015年达到1.5万亿元,2020年达到2万亿元。实际完成情况是,2010年达到9500多亿元,超出目标值5.6%;2014年达到1.6万亿元,提前实现并超出2015年目标值6.7%。这在一定程度上表明,2020年2.6万亿元的GDP目标具有实现的可能性。

  人均GDP方面,深圳“十一五”规划的目标是2010年达到1.2万美元左右,“十二五”规划的目标是2015年达到1.5万美元左右,2020年争取达到2万美元左右。实际完成情况是,2010年达到1.39万美元,超额实现规划目标;2011年达到1.71万美元,提前4年超额实现2015年规划目标;2014年达到2.43万美元,是2015年目标值的162%,更相当于提前6年超额实现2020年规划目标。可见深圳人均GDP的目标更为稳健。因此2020年人均GDP规划目标的调整幅度也较大,在考虑人口增长(初步预测2020年深圳常住人口为1200万人)因素的基础上,仍较“十一五”规划的规划目标提高了75%。而根据增长惯性,2020年深圳人均GDP达到4万美元或许不无可能。

  说清楚深圳经济增长的核心动力所在的确并非易事。而这种难以说清或结果的出人意外,既是深圳独特魅力所在,也是深圳市场化水平较高的表征。在这一点上深圳与香港有相似之处,即GDP和人均GDP是一种“录得”,其增长快慢更多取决于市场。尽管实际结果与预计目标偏离较大,说明规划的科学性有待加强,但也表明深圳的GDP和人均GDP并非人为“制造”,而是一种真实存在。

  人均GDP拉近与香港距离

  2014年香港名义(以当时市价计算)GDP折合人民币18047亿元,高出深圳2045亿元;2012年-2014年香港GDP名义增速分别为5.3%、5.0%和5.5%。假设2014年-2020年香港GDP名义平均增速为5.3%,那么2018年深圳名义GDP将追平香港,2019和2020年则将超过香港。

  2014年香港名义人均GDP折合为4.0万美元,深圳相当于香港的60%左右。2012-2014香港人均GDP名义增速分别为4.1%、4.5%和4.7%,假设2014年-2020年香港名义人均GDP平均增速为4.3%,那么2020年香港名义人均GDP约为5.1万美元,届时如果深圳实现3.5万美元的目标值,则接近香港的70%,尽管差距依然较大,但呈现逐步缩小之势。

  总体而言,深圳经济过去五年表现较好,未来增长前景乐观可期。尽管深圳主要经济指标与香港进一步接近,但港深在诸多方面仍有较大差距。今年初民间出现一股“盛赞”深圳之风,历数深圳种种表现优异之处,在中国社科院城市综合竞争力最新排名中,深圳也首次力压香港夺冠(内地对此结果不以为然的不乏其人)。而在党代会和“两会”前后,深圳官方和民间均强调深圳的不足之处和历史欠账。似乎每隔几年,深圳就出现一次躁动,需要一次重新认知,今次也不例外。至于未来五年深圳如何发展和发展如何,仍值得关注。

(本文有关数据测算分析曾与我的同事郑宇劼先生进行讨论,特此说明并致谢,但文章由作者负责。)
作者为综合开发研究院(中国•深圳)港澳经济社会研究中心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