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以来,反向代购、深港联游、港车北上……一系列关于深港“双向奔赴”话题频频被刷上热搜,表明内地与香港彼此交融不断加深,民生领域互补性与互通性已大大增强,过往多次被提及的深港双城都市圈设想落地似乎指日可待。针对“深圳向南、香港向北”发展态势,结合香港北部都会区配套需求及深港口岸经济带改造升级,建议选取罗湖口岸规划建设“无须过关”便可买卖的深港跨境消费商圈,拓展深港旅游和商贸零售行业市场,增进两地居民共同福祉和增加就业创业机会,牵引深港共建粤港澳大湾区核心都市圈。

01

深港民生领域交流融合呈现“双向奔赴”态势

深港“双向奔赴”表面上是两地居民消费行为的扭转与改变,本质上是在国家大力支持香港融入国家发展大局、粤港湾大湾区建设加快推进的框架背景下,“深圳向南、香港向北”同频共进、互动发展的结果,尤其是在民生领域已从人员、货物等传统要素跨境流动,向规则衔接、制度对接和通勤融合深层次递进。

“深港融合”扩大跨境民生消费需求。深港边境口岸全面恢复正常通关以来,两地经贸交流合作快速升温,“换城消费”成为热点,但是不同于之前主要是从内地到香港消费代购化妆品、奢侈品、电子产品等,相对便捷交通、多样化选择加上高性价比,让深圳成为越来越多港人休闲娱乐消费目的地,从深圳往香港“反向带货”零食饮品也在社交网络平台快速兴起。反映深港两地居民互有在对方城市购物消费的旺盛需求,如何拉近物理距离并缩短通勤时长,为往返两地人流量身定制更加便捷消费场景成为关键。

“香港向北”期待成熟生活配套引流。长期以来,香港发展呈现“南强北弱”,产业、人口多集中在南部,北部大片区域为生态保护或乡镇偏远地区。前后两届特区政府接续规划建设北部都会区,意在配合港深跨境口岸和交通设施建设推进“双城三圈”发展布局,拉动毗邻深圳新界地带发展为优质生活空间,打造城市第二中心和未来增长极。然而,北部都会区从“生地”变“熟地”仍需大规模项目建设,在短期内缺少生活服务和商业配套的背景下,亟需在深圳一侧成熟片区率先导入服务港人的民生功能,带活带旺香港一侧待开发片区人气。

“深圳向南”有待升级口岸枢纽功能。在国家战略推动和深港融合发展趋势下,深圳与香港毗邻的口岸周边区域重要性不断提升,福田、皇岗、罗湖、文锦渡及莲塘五大陆路口岸就占据深港超过八成跨境交通流量,服务辐射两地居民超过千万,面向未来升级除了要继续提升人员、货物等通过效率,更重要的是如何利用深港对接国内国际双循环的独特优势,吸引不断攀升的跨境人流物流商流在此地融通转化,将原先维系两地的交通和物流功能转换成承载以消费为核心的流量经济业态的综合型枢纽。



02

建议选取罗湖口岸打造“无须过关”超级消费商圈

罗湖口岸位于深圳罗湖商业中心南侧,与香港新界一河之隔,今年恢复通关以来,罗湖口岸出入境客流已累计突破千万,充分凸显其深港联系枢纽和深港口岸经济带核心关键作用。目前罗湖口岸正处于功能定位、选址分析、查验模式、设施规模等重建规划和总体布局研究阶段,具有充分条件打造深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跨境消费商圈。

一是创新“无须过关”监管制度,在罗湖口岸区域设立深港消费融合发展示范区。将罗湖口岸出入境联检大楼、深圳火车站、罗湖商业城及其地下空间划定为深港消费融合发展示范区,充分发挥香港“一国两制”及深圳综合授权改革试点优势,参照沙头角深港国际旅游消费合作区运作模式,免除跨境消费商圈区域内人员及货物往来通关手续和流程,实行“港进港出,入区不入境;深进深出,入区不离境”的特殊监管模式,大湾区与香港居民持当地身份证件,非大湾区内地居民持港澳通行证(无需签注)即可直接进出该区域,国际旅客仅须持内地或香港任意一方签证即可在就地消费,实现“买卖深港”和“买卖全球”无缝衔接。

二是采取TOD综合体开发模式,依托罗湖口岸打造“西九龙站”升级版。推动香港与内地开发主体共同参与,依托罗湖口岸改造升级,高规格建设以深港公共交通站内接驳换乘为核心的超级商业综合体,加快研究地铁1号线与香港东铁线北延段站内换乘方案,积极探索深港东部快线与国家高速铁路网在深圳火车站节点衔接,优化香港居民前往粤港澳大湾区及内地更多城市交通可达性,打造汇通粤港连通全国、集“高铁+地铁+口岸+商业+旅游+娱乐+办公”等多元功能于一体的复合型交通枢纽、标杆性核心商圈和高体验性特色旅游项目。

三是导入“国潮+港风”消费业态,持续激发创造深港两地居民消费热点话题。针对香港居民消费需求,以“旗舰店”“主题店”“快闪店”等多种形式重点布局未在或较少在香港设立网点、港人经常北上体验的内地消费业态,如喜茶、鲍师傅、周黑鸭等网红零食饮品门店,以及华为、大疆、小米等产品创新中心和消费体验中心等,为香港消费产业多元化发展拓展空间;针对内地居民消费需求,大力引进太古、圆方等香港零售龙头、国际免税巨头和知名品牌旗舰店,精心打造“港企港货港人经营”购物一条街,为内地消费市场带来更为丰富消费品类及消费场景,提升对周边、全国乃至全球消费者的吸聚力。

四是实行“深港同管”运营机制,坚持深港两地、内资外资多方共赢发展导向。考虑到深港跨境通关及商圈建设涉及多层级部门事权,建议采取集深方政府、特区政府、内资企业、港资企业于一体的四方共商共建共享的合作协调机制,加强常态化政策联动、部门协商和机制对接,探索两地共同分享税收机制,共同建设和开发跨境旅游合作平台,共同争取国家层级先行先试政策支持,包括深港旅游签证发卡、制定“港资专享”负面清单、设立深港共同关税区、提高免税购物额度及范围、提高外汇自由兑换额度、探索跨境信息数据流通等。